/ziqing/5349382.html/ziqing/5357877.html 紫卿最新章节_第二百三十四章 赌气_爱小说
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紫卿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四章 赌气

紫卿 | 更新时间:2017-09-13 13:33:3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校花的贴身高手素女寻仙校园之护花兵王重生之衙内我的贴身校花盛宠之毒医世子妃混在美国当土豪冒牌干部官家
    辛夷的笑愈发干净了,好似汪藏匿在深山的秋水,经重重枯枝层层山石,最后反得了极致的清澈。

    “我有个姐姐,唤作辛芳。她曾说过,人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有贵贱之分,有高下之分,但却大抵是没有对错之分的。如今我虽然不能理解你的理儿,但也不觉得一定就是错的。”

    窦安的脸色有些异样,一缕精光划过他眸底,映亮了那深处摄人的华彩。

    几乎在那一瞬间,辛夷就断定,不是自己看花了眼。

    油盐酱醋,俗世烟火,因为太过平凡反而容易成为最完美的伪装。能说出钱不长眼这话的人,要么致愚要么大精。

    辛夷意味深长地笑了:“表哥若时时都这么清醒,又哪里会沦落到投奔亲友的地步。”

    窦安用折扇轻敲掌心,眉梢一挑:“只要身边不是藏了毒蛇,又有什么必要把话点透。留得明白眼就行了,刨根问底是蠢人所为。”

    辛夷的笑意愈发沉沉,眸底却氤氲起了释然。

    窦安说得对。只要暂时对她没有恶意,她就没必要咋呼。 爱小说,你的最爱

    留得半分糊涂。世间有时并不需要聪明人。

    “不过。”窦安忽地一笑,眉眼干净,“表妹好似没那么讨人嫌了。”

    辛夷水眸一弯,脸上多了分面对手足的亲昵:“表哥倒是依然讨人嫌的。”

    二人一路说笑,秋意可人,这兄妹相亲的一幕似乎很和谐,然而落在苑子门口的江离眸底,就是太不和谐了。

    他独自伫立在苑子门口,似乎刚准备踏进来,却在看见辛夷和窦安时,脚步生生地就滞住了。

    他眉梢一挑,不发一言,忽地转身就走。

    后脚刚跟上来的蕉叶微惊,连忙折反追上去:“公子留步!公子不是向老太太毛遂自荐,来教郡君下棋么!怎得刚到门口就走了?”

    江离也不回答。步子若带了风,三下五除二,就把蕉叶甩得没了影。

    他径直出了辛府,脚步也没停,阴着个脸,直冲冲地往来路回。

    随行守护的钟昧看得目瞪口呆。

    这般的棋公子,活像个赌气的孩子。 copyright aixs

    他在暗中再待不住,干脆现身到街道上,追江离上去:“属下斗胆,敢问公子……”

    “问我怎么了?你长两只眼睛干嘛去了?你没看见人家郎情妾意,你情我浓?”

    江离连话都不让钟昧说完,自己噼里啪啦就爆了出来。

    钟昧彻底愣住了。这缘由放旁人身上好懂,放棋公子身上就太过诡异了。

    眼里只有一副棋的男子,不通风月,无有私情,如个九霄之上的神祗,不沾半点尘世烟火。

    “辛姑娘和窦公子就是说说话,散散步……”半晌,钟昧才绞尽脑汁劝了句。

    没想到江离的脸色愈发阴了:“郑家那什么璎的,对本公子何时离京,何时回京,都搞得门儿清。她辛夷怎么不见得过问下?本公子回京数日了,她就顾得和姓窦的说说话,散散步,都忘了本公子这号人罢!”

    江离连珠炮似的说完,气都不喘个,完全没了平日惜字如金的冷峻样。

    “公子……那是第十三代青蚨主,可不是姓窦的……”钟昧哭笑不得。

翻译困难



    那什么璎的无所谓,但青蚨主可有些份量。天枢台亦得以礼相待。

    江离公然在长安称姓窦的,就如在龙椅前呼姓李的。

    “青蚨主怎么了?真要算计起来,本公子有怕的?”江离如个市井般双目一瞪,“还是说卿卿就好那口?满身铜臭味还闻着香?”

    钟昧已经觉得头疼了:“公子不必过虑。辛姑娘和窦公子是表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哩……”

    “表亲”两个字,让江离眸底的火星子快蹦出来了。

    他冷冷地盯着钟昧,声音像含了坨冰:“你不知道,有种敌人叫做表哥么?”

    钟昧彻底没了辙。

    算无遗策,强大神秘的棋公子,今日怎么瞧,都是怎么“无理取闹”。

    “……这个,属下确实不知……要不,属下掉头回去,把姓窦的打一顿?”钟昧尴尬地笑着。

    “掉头回去?”江离被钟昧一提,忽地想起是自己离开的,辛夷和窦安都没看见他。

    他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怂爆了。
糊里糊涂


    “回什么去!本公子就要等辛夷,等她自己主动来找我!本公子堂堂棋公子,有主动找过女人么?都是女人往跟前凑的!”

    江离硬生生地丢下通话,就蓦地拂袖而去。步伐仓促得,有分落荒而逃。

    余光甚至可见,他耳畔可疑的红云。

    如同个心虚偏嘴硬,死要面子的闷壶儿。倒不出汤圆,倒误了女儿心。

    钟昧在原地愣了良久,才醒过神来般跟上去,一路长吁短叹。

    “公子输棋了,输棋了。”

    一城秋色,满帘风絮,桂子月中飘,十里秋菊秾。

    而在另一边的郑府。郑诲看着堂下的盆栽秋菊,眉头都蹙成了倒八字。

    “花房新培的金菊品种,爹爹可是不喜欢?女儿再让花房换几盆去。”郑斯璎伫立在旁,小心翼翼地道。

    郑诲哀哀一笑:“今年秋菊开得再好,瓒儿也看不到了。”

    郑斯璎浑身一抖,仿佛触动了不堪的回忆,立马红了眼眶。 翻译困难

    “斯瓒哥哥已经走了,爹爹莫再说伤心话。皇帝令锦衣卫秘密斩杀,已给了郑家面子。王郑相搏,必有一伤,怪不得爹爹。”郑斯璎攥着罗帕,泪珠在眼眶打转,“仇要算在王家身上。王俭还在猖狂,爹爹可不能倒下去,反而中了奸人的意。”

    郑诲长叹一声,鬓角的新钻出来的白发,如破棉絮般在秋风中飘拂。

    他不过半百,头发还没全白,怎得就要送黑发人了呢。

    他想不明白。也不敢去想明白。

    “老夫当然不会倒下去。这场天下的棋还没下完,王俭老匹夫一时得意,谁又敢说谁赢了。”郑诲脸上的哀然渐渐转为了恨意,“王家要无上权势,必拿五姓七望开刀。我郑家偏偏当了首,只怕以瓒儿之亡为始,王家后续还有阴招。”

    “爹爹打算怎么做?王俭老奸巨猾,心肠歹毒,寻常的法子怕是不行的。”

    郑斯璎抹了把眼角的泪,语调坚毅地道,一身素白丧服如旌旗飘舞。

    “寻常的法子不行,老夫就来次破釜沉舟,和王俭老匹夫赌一把。”郑诲的拳头攥得咯咯响。 翻译困难

    他遂把目光投向郑斯璎。眼前的女子肌骨莹润,举止娴雅,青黛横扫蛾眉长,红胭轻晕笑靥娇,若一朵含苞的芍药花,盈盈窈窈便要绽放开来。

    “璎儿今年十七了罢。”郑诲欣慰地笑了,“该许个好人家了。”
紫卿最新章节http://aixs100.com/ziqi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重生我的时代我被挖出来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穿越时光去装逼恶魔少爷,难伺候漫渡仙途炮灰军嫂大翻身星际地主1984之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