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qie/5341178.html/qingqie/5365563.html 清妾最新章节_第九百六十七章_爱小说
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清妾最新章节

第九百六十七章

清妾 | 更新时间:2017-09-13 13:53:0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校花的贴身高手素女寻仙校园之护花兵王重生之衙内我的贴身校花盛宠之毒医世子妃混在美国当土豪冒牌干部官家
    第九百六十七章

    少时片刻,去府外接人的诗情就回来了。

    玉洁穿着一身挺体面的素色褂裙,领边绣着淡雅的玉兰花,裙摆浸染的水波纹路,犹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她的身形比之在府里的时候有些发福,眉眼间多了些妩媚,看上去不像是受委屈了,尔芙没有让她照规矩行大礼就已经让诗兰扶着她落座了,因为她的小腹微微隆起,显然是正在孕期里。

    “好些年没见你了,倒是挺想念你的,你也不说来府里瞧瞧我这个旧日主子,该不会是你都忘记有我这么一位主子了吧!”她笑着让诗兰取来小点心摆在角几上,柔声打趣道,尔芙本想着一瞧见玉洁就要好好教训她一顿的,可是瞧见玉兰眼底的疲乏之态,再看看玉洁微微隆起的小腹,这已然到嘴边的话就变了。

    玉洁闻言,眼圈微红地站起身来,到底还是行了个大礼。

    她是抹着眼泪站起身的,尔芙再也顾不上坐在罗汉床上摆谱,忙起身上前扶住身形微晃的玉洁,满是担心的问道:“可是受了什么委屈,你是我身边出去的人,一切都有我这个主子给你做主。”

    避嫌到内室里小坐的四爷听着外面的动静,无语望天。
乱七八糟


    他就知道会变成这副局面的,尔芙这妮子太心软,入府多年,这性格也没有太大变化,所以只要玉洁不傻,甭管她是否真的受了委屈,想要搞定尔芙这个旧日主子,那都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外面东次间里,尔芙已经让人扶着玉洁坐下,她又是张罗着让人拧了湿帕子给玉洁擦脸,又是轻声安抚的,显然是已经忘记了她让玉洁进府的本意。

    好半天,低头啜泣的玉洁才平静下来,将早已跑偏的话题拉了回来,她满脸苦涩地将袖管挽起,露出了里面新伤摞旧伤的胳膊,哽咽着说道:“主子,奴婢当初不该不听您的劝说,选择那个根本不知道规矩为何物的行脚商人。”

    “这是他打的?”尔芙颤声问道。

    “……”玉洁无声地点了点头,又擦了把眼泪,说起了她这些年的委屈。

    玉洁的丈夫姓齐,本来是跟着商队行脚的小商贾一个,因为偶然间和外出替尔芙置办胭脂水粉的玉洁相识,便惦记上了玉洁这个模样清丽的女子,他本以为玉洁是寻常殷实人家的小家碧玉,打的是要将玉洁纳为妾室的主意,想着在京城这边安个窝,这样他来到京城,也有个地方放松放松身心。 aixs100.com

    到底是行走南北的货商,老齐能说会道的很,且玉洁本就是个从小进宫当差的可怜人,见过最多的男子就是自家的主子爷四爷,猛然见到嬉笑怒骂、看似洒脱的老齐就动了心,而老齐在知道她是四爷府侧福晋身边的大宫女时,也心里头生出了些许妄念,想着借此攀附上四爷府这艘大船,所以他就偷偷和家里头的妻子商量着来了出假离婚,然后就专心致志地在京里陪着偶然才能出府的玉洁,发动了追求攻势。

    一个是春风得意的商贾,一个是从小就被宫墙困住的小宫女。

    虽说玉洁已经很是小心防备,也听从尔芙的劝说,偷偷让人打听过老齐的来历,但是有心人算计无心人,她还是中了老齐的套,因为那些跑过去替她探听消息的人,遇到的人都是老齐安排好的自己人,从这些探听消息的耳目嘴里得知的老齐就如同一颗白莲花,加之老齐的模样俊朗、气度翩然,她便求了尔芙做主,替她和老齐结了亲事。

    头两年,玉洁留在京里,这一切还好,她时不时地进府给尔芙请个安,也给老齐拉了不少肥差,老齐处处敬重她,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妻管严架势,她更觉得是自个儿心明眼亮的选对了人,只是后来她有孕,老齐在外面经商,说是担心她自个儿在京里头不安全,便将她带回了老家安胎,可是这一回到老齐的老家,她就算是掉进了贼窝里。
糟糕透顶


    只不过玉洁并不知道,她虽然知道老齐家里是当地颇有些名望的大户,规矩重重,却也并不担心,因为她本就是出自宫里,在四爷府里都能混得如鱼得水,又是老齐明媒正娶的娘子,自然不会觉得自个儿搞不定这么一个寻常商贾人家了,可是她却不知道老齐在家里早有嫡妻,她和老齐的那一纸婚书,根本不被老齐家认可,之前老齐的老娘对她表现出来的和善,仅仅就是一场戏。

    她和老齐才回到老齐的家里头,便见到了老齐的嫡妻。

    老齐的嫡妻赵氏,同样出自当地乡绅大户,又替老齐生养了两个机灵可爱的儿子,比起玉洁这个远道而来的外人来,地位不知道稳固多少,而老齐对玉洁,也就是一时贪新,回到家里头,自然而然就回到了赵氏这个嫡妻的身边,当玉洁知道自己被骗,打点行装要回京的时候,却被齐家家奴关进了后院一处破落的小院子里。

    打那天起,玉洁就彻底失去了和外面的联络,若不是这次去江南道上传信的人是尔芙特地安排的,怕是又要被老齐糊弄过去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玉洁足够聪明。

    这些年,玉洁在齐家一直表现得唯唯诺诺,连最底层做洒扫的家奴都能肆意欺辱她,更是日日伺候着老齐的嫡妻赵氏,如同最本分的奴仆一般,老齐自然而然就放松警惕,认为她早已经被磋磨得死心了,加之尔芙假死再嫁四爷的事,老齐根本不知道,只当这位新福晋钮祜禄氏是想着玉洁是府里嫁出去的宫女,更方便说话,这才放心让她随着自个儿一块来京里。
糊里糊涂


    只是老齐却没有想到玉洁就是在等着入京请安的这一天。

    因为负责去江南道上传话的新采买人手,早就将尔芙的底细和玉洁交代了个清楚,玉洁知道尔芙既然叫了她入京,便是还顾念着旧日里的情分,她想要逃出齐家那个龙潭虎穴,这是唯一的机会,所以她这一路上就表现得更加恭敬顺从,若不是眼神还算灵动,那模样就好似机器人似的,进到四爷府来,再见到尔芙,她终于松了口气,也就自然而然地将这些年的委屈都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真是好大的胆子。”震怒不已的尔芙拍着茶桌,冷喝道。

    虽然当初她不看好老齐那个人,觉得老齐这个人不够稳重,也算不上本分,一双眼睛有着说不出来的算计,但是她也没想到老齐敢如此作践玉洁,甚至做出骗婚的事情来,不然她当初也不会在玉洁和自个儿表明心意以后,便同意了玉洁和老齐之间的婚事。

    “今个儿,我问你句实话,你还想要回到齐家么?”不过尔芙到底不是当年那个有些莽撞的自己,她虽然恼怒老齐的胆大妄为,却还是很快冷静下来,她摩挲着腕间的玉镯,深吸了口气,沉声问道。
aixs100.com
    玉洁闻言,眼泪如同断了线似的珠子般落了下来,神情却是坚定无比,她连连摇头道:“奴婢这趟跟着他进京就是来向主子求救的,奴婢对老齐的那点心思,早就已经烟消云散,这些年,奴婢无时无刻不再后悔自个儿当初的选择,若不是奴婢实在不愿意这辈子就这么窝窝囊囊地死,早就一脖子吊死在齐家了。”

    “什么死不死的,这话以后不许说了。

    你既是我身边的人,那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娘家,姑娘出嫁受了委屈,我既是你的娘家,自然而然会替你做主,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府里住下来,稍后我自会替你出气。”尔芙一边安慰着玉洁,一边对诗兰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下去安排玉洁休息的房间,同时略显好奇地瞟了眼玉洁的肚子,低声问道,“你既是说你对他死心了,你这肚子……”

    “呵呵……

    这是那个畜生怕您追究他以次充好的事情,夺了他的差事,临出门前,特地塞到奴婢衣襟里的枕头,想着借奴婢有孕,求您心软些。”玉洁冷笑着,站起身来,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裙带,将一个软趴趴的枕头从里衣里抽了出来,恨恨地丢在了地上。

    不得不说,这老齐的安排,真是双保险,“他真是好算计。 就分享下,不要商用啊

    说句实话,我这次叫你进京来,这心里头就别提多生气了,气你给我丢脸,亦是气你遇到难处不知道找我做主,刚才你进门前,我还和四爷商量着,若是你家里人真的做出以次充好的事情就一定会追究,不过瞧见你肚子微隆的时候,我还真是心软了,也亏得你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办,不然我就要上当了。”说完,她又安慰了玉洁几句,便让诗情陪着玉洁去后罩房那边安排好的房间休息了,而她自个儿则走到了内室里。

    内室里,四爷坐在窗边摆着的美人榻上,对着尔芙招了招手,笑着将尔芙叫到身前来,抬手将尔芙揽入怀中,一边小心翼翼地替尔芙顺着毛,一边低声说起自个儿的打算:“既然知道这件事和玉洁没关系,那玉洁也是所托非人,那咱们就照规矩办呗,该怎么处置那个男人就怎么处置,他要是安安分分地将银子吐出来还好,不然爷不介意送他去顺天府住几天。”

    “你相信玉洁说的都是实话?”尔芙有些惊讶问道,因为在她看来,四爷一向是个很多疑的人,怎么可能凭借玉洁几句话就这么轻易地有了决断。

    “女子出嫁从夫,若不是老齐这个男人真让玉洁伤透心的话,她不会自己拆穿老齐安排精妙的算计,因为你也说了,你刚刚都已经打算将此事轻轻揭过,顶多就是敲打几句而已。 aixs100.com

    玉洁是从小就被小选进宫伺候的宫女,最善于察言观色,她不可能看不出你已经心软,还这样自爆其丑地走上极端,所以只能说明玉洁说的是实话。

    看来这老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以为回了自个儿老家,就是天高皇帝远了,爷这个亲王管不到他的头上了,连本王福晋身边的大宫女都敢任意欺辱……”四爷闻言,笑着摸了摸尔芙的发顶,轻声解释道,他从小在深宫长大,比许多女人还要更了解这些女人的心思,所以他就算是坐在内室里旁听,也肯定玉洁说的都是真话,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出声,替尔芙站脚助威,不过是担心玉洁的脸面上不好看,现在就他和尔芙两个人,他自然会将这些事和尔芙说个清楚,免得尔芙稀里糊涂的,这心里头总存着几分疑虑,反而坏了她和玉洁之间的主仆情分,白白做了好事,还不得玉洁的人心。

    “那这事就麻烦四爷去安排喽!

    我可不想要在看到那个恶心的男人,早知道玉洁受了这么多年委屈,当初我就不该让玉洁嫁过去,真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尔芙气得牙根痒痒地骂道,现在要是那个老齐站在她眼前,她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老齐。

    四爷笑着点了点头,甘心情愿地揽下了这个烦人的差事。 乱七八糟

    他朗声叫过在外候着的苏培盛,低声吩咐了几句,便挥挥手,催促着苏培盛抓紧滚蛋了,难得忙里偷闲地过来后院陪陪尔芙,他可不愿意为了这些琐碎的事情就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他重新将碧纱橱关好,装作很是疲惫样子地躺倒在美人榻上,眯着眼睛,打量着坐在旁边绣墩上咬牙切齿的尔芙,心里暗暗偷笑着,猜测着尔芙能忍多久才跑过来找自己吐槽。

    这也是他无意中发现的,尔芙有一个很古怪的爱好。

    ——那就是喜欢拉着他一块吐槽,甭管是遇到什么大事小情,还是看到话本子里的狗血剧情,尔芙总是会在闲聊的时候,和他无意中提起,非要拉着他一块吐槽一会儿,才会觉得痛快。

    如四爷预料的一般,尔芙才坐在旁边一会儿,便跑到了美人榻旁边,推着他的腿,挤在了美人榻上,咬牙切齿地开始和他吐槽老齐不是人了。

    
清妾最新章节http://aixs100.com/qingqi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重生我的时代我被挖出来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穿越时光去装逼恶魔少爷,难伺候漫渡仙途炮灰军嫂大翻身星际地主1984之狂潮